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欧美剧情 > 正文

越狱第五季分集剧情

作者:无名氏 来源: 日期:2017-6-3 16:58:30 人气: 标签:


  越狱第五季第3集剧情介绍

  炮火的声音越来越近,也门首都大部分都落入了ISIL之手。如无意外,今晚就可以逃出升天,迈克尔必须通知林肯到指定地点汇合。他按照手臂上的纹身,在纸上画出一段古兰经文字,然后折成飞机夹进一块口香糖。从铁窗的栅栏缝里,纸飞机飞出监狱铁丝网。墙外的小孩看到后,欣喜的捡了起来,边嚼着口香糖边跑向旅馆。

  这一次林肯总算抓到了在脚垫下放纸天鹅的小孩。不过林肯已经知道孩子是来为迈克尔送信,更多的糖果能让孩子们更努力。打开纸飞机,希巴认出这段经文,只是感觉字体很奇怪,像是车轮上的辐条。对比地图,布鲁斯认为这是张也门首都中心地带的地图,文字中的一个红点可能就是迈克尔想让大家去的地方。希巴本来不想继续参与下去,可林肯承诺救出迈克尔后,会拿出更多的钱,替维普的妹妹和那几个想读书的女孩们购买机票离开也门。这才让希巴改变了主意。

  地图上的红点是家汽修店,原主人在四年前卖给了一个美国人后,汽修店就再没有开张。打开已生锈的大门,店里满是呛人的灰尘。墙面和工作台上留下了迈克尔计划逃走的路线,希巴一看就知道不可行。路线所经地区,已被ISIL占领。工作台上还留下几张照片模板,除了迈克尔以外,还有恐怖组织头目阿布·拉马尔的照片。这下连林肯和布鲁斯都糊涂了,监狱里的人到底是迈克尔,还是卡尼尔·乌提斯。不管怎么说,要离开也门,必须先弄到护照。希巴只好再次找人为林肯和迈克尔办假护照。支付了订金以后就是时间问题,按约定晚上十一点取护照。

  距离约定断电的时间还有九小时,炮声几乎到了监狱附近,维普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四年前他被迈克尔招募,替代号为“波塞东”的主子办事。这次进到奥杰吉亚监狱,就是为了救出阿布·拉马尔。现在ISIL已经打了过来,阿布和他的手下在监狱里也愈加猖狂,开始实行伊斯兰教法,处死异教徒和同性恋。当值的狱卒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加干涉。眼见维普要被吊死,迈克尔当着其他犯人的面,公然反对阿布的决定。阿布正要发作,典狱长朝天连开数枪,才压下紧张的气氛。

  维普的情绪变得更加不稳定,再加上有人自称曾拒绝迈克尔一起越狱的请求。那人认为迈克尔救出阿布以后,就会一脚踢开维普,任由维普在监狱里自生自灭。能知道越狱的事,维普对他的话信了七成。维普越想越怕,和迈克尔发生了争执。迈克尔发现典狱长手腕上带着金表,心里有了主意。他故意与维普发生肢体冲突,在典狱长前来拉架时,顺手将金表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而此时,在纽约医院的长椅上坐着一男一女,正在讨论着莎拉得到迈克尔消息的事。一直以来,他们都在阻止这样的事发生,但还是让迈克尔成功了。他们正是试图杀死林肯和闯入莎拉家的人。显然女杀手还是搞不懂老板“波塞东”的行事方式,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干掉莎拉,以绝后患。这时莎拉从旁边的走廊经过,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人。两人这次到医院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医院的免费wifi,入侵莎拉的手机,以找到他们想要找的人。

  莎拉对身边的危险毫无察觉,雅各布的伤势已经痊愈,马上就能出院。莎拉打算丈夫出院后,就和儿子一起住到雅各布父母的湖畔小屋,暂时不再回家。从病房出来,莎拉走进公共卫生间,没想到茶包哥会出现在身后。茶包哥表现得没有恶意,而且提到叫“乌提斯”的人出巨资为他换上机械手掌。当他在网上查询“乌提斯”却出现迈克尔的照片时,他的心情与莎拉在凯勒曼办公室时的心情是一样的。茶包哥的意思是想与莎拉合作,查出迈克尔的意图。可莎拉不想跟这个变态有任何瓜葛,推开卫生间的门就走了出去。

  来到走廊上,莎拉拿出电话想联系林肯,却看到手机屏幕在自动快速浏览内存里的文件。她猜到有人想窃听,便开车到手机店,买新手机的同时,将旧手机交给店主检查是谁在入侵自己的手机。莎拉离开手机店才十分钟,一对男女就来到店中询问情况。其实莎拉就在街对面的服装店里,看到窃听自己手机的人居然是那名女杀手,吓得赶紧从后门逃跑。那对男女也发现了在对面店铺窥视的莎拉,两人追过去,发现后门是死胡同,通向屋顶的竖井则半敞着门。追到屋顶,并没有莎拉的身影,下面有辆垃圾车正加速驶离。两人放松了警惕,女杀手随口报怨“波塞东”应当直接干掉莎拉,这正让躲藏在通风管道下的莎拉听得清清楚楚。

  回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莎拉、雅各布和麦克来到了湖畔小屋。还没进门,莎拉就接到手机店长打来的电话,入侵手机的人已经找到了,正是莎拉自己。手机是用指纹密钥,而入侵者要么是莎拉自己,要么就是掌握莎拉指纹的人。莎拉这才想到在凯勒曼办公室曾用水杯喝过水,凯勒曼很可能就是幕后黑手。这件事说给丈夫听,只会惹来麻烦。莎拉决定跟茶包哥合作,由茶包哥出面与保罗·凯勒曼好好谈谈。

  到了晚上十一点,希巴和林肯到约定地点取护照,布鲁斯和穆罕默德前往发电厂切断电源。付了余款后,林肯却发现护照上是一片空白。雷扎突然冲出来一把抓住希巴,其他人一哄而上将林肯打晕在地。等林肯醒来时,听到隔壁希巴的呼救声。他用力撞开紧锁的房门,看到雷扎对希巴欲行不轨,立刻打前将雷扎打倒,搀着希巴离开这是非之地。

  监狱里此刻还是灯火通明。典狱长发现金表被窃,第一个想的就是迈克尔,但狱卒把迈克尔的囚室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于是他下令对所有囚室进行大搜查,终于在阿布手下的口袋里找到了金表。阿布见状便知不妙,迈克尔在使诈。这时灯光齐灭,监狱一片漆黑。阿布立刻命令手下袭击狱卒,然后向迈克尔的囚室跑去。迈克尔原本受命是救出阿布,但遭到欺骗,所以改变主意。除了维普,还要救出同囚室的雅和希德,以便完成后续计划。可事与愿违,典狱长临时增派了人手,天台上有人看守。希德也没能爬进通风管道,阿布更是引来了典狱长和更多的狱卒。在墙外准备接应的布鲁斯看着迈克尔高举双手从天台屋顶走过,就知道越狱已经失败。

  禁闭室里,迈克尔听着对面传来阿布发誓报仇的声音,自知已无活下去的希望。他取出雅的手机,用最后一点电量录下想对莎拉说的话。这整件事都是为了莎拉,只要自己死了,莎拉也就会安全。迈克尔流着泪想对莎拉说句“我爱你”,只是不知道莎拉还能不能听到这句话。

  越狱第五季第4集剧情介绍

  茶包哥没有让莎拉失望,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凯勒曼的公寓里。他当然想知道凯勒曼和迈克尔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可出人意料的是凯勒曼并非“波塞冬”。根据凯勒曼的描述,没人知道波塞冬是什么人,只知道此人不属于任何部门,行事诡异,不按常理出牌。为了达到目的会使用各种手段,包括刺杀、扶持以及越狱等。所以不排除他会帮助恐怖组织头目阿布·拉马尔越狱,以削弱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影响。正说着,两名杀手突然而至,凯勒曼中枪倒地,茶包哥撬开地下室的气窗得以逃生。但茶包哥并没有离开,而是开车偷偷跟在杀手的车后,终于拍到与杀手联络的人,竟然是莎拉的丈夫雅各布。

  而此时,也门萨那已混成一团,再过一小时ISIL就会全面占领这里。穆罕默德作为政府工程部主任,与法官有点关系。他用自己的宝马车换来一张特赦令,可当他和林肯满怀希望来到监狱时,发现大部分狱卒都逃离了岗位,连典狱长都自顾自逃命去了,特赦令就是废纸一张。要放出囚犯就要打开监狱里的铁门,可钥匙在典狱长手里。林肯让默罕默德带布鲁斯、希巴等人先去机场,他自己一路追踪典狱长,却亲眼看着典狱长被已进城的恐怖份子击毙,一时倒也想不出办法从恐怖份子眼皮底下拿走典狱长腰带上的钥匙。

  监狱的禁闭室里,迈克尔仍没有放弃。他曾被关在禁闭室四年,在漫长的时间里他从衣服上抽丝编成麻绳,还偷了一把不锈钢调羹用来越狱,只是被关在另一间禁闭室的人拒绝合作,只好把这些工具藏进墙壁里。问题是很不巧,阿布就被关在藏有工具的禁闭室,而且不愿帮助迈克尔。不过阿布没料到,监狱里的囚犯为了能在恐怖份子手中活命,要用他的命做谈判筹码。这下阿布不得不与迈克尔合作,否则在ISIL攻陷监狱之前,他恐怕就落到这些异教徒的手中了。

  监狱已失去控制,没有了狱卒,囚犯们开始疯狂砸隔离区的铁门,试图进入禁闭区,抓住阿布。阿布在迈克尔的指挥下,手忙脚乱的掰弯调羹,拉断天花板上的水管,再用麻绳将调羹绑在水管上做成撬棍。就是用这个简单的工具,正好可以撬开迈克尔禁闭室铁门上的铰链。迈克尔推开铁门,从看守室拿到钥匙,打开维普、雅和阿布的禁闭室门。在其他囚犯冲进来前,几个人逃进医务室。阿布打电话给手下,安排几辆车到汽修店接应。迈克尔趁这个机会,偷偷从地图上撕下一角塞给了雅。

  在希德的帮助下,总算摆脱了身后的追兵。当迈克尔等人翻越高墙逃离监狱时,却没听到高墙下林肯的呼喊。林肯通过送信的小孩引开恐怖份子取得了钥匙,可还是来晚一步,眼看着迈克尔翻墙而去。

  迈克尔并不信任阿布,所以他有意赶走雅,然后领着阿布绕远路前往汽修店。雅利用这段时间,按地图上的位置提前来到汽修店找到桌下的手枪。迈克尔是想挟持阿布,直到安全离开也门。可阿布没有上当,他的手下早就控制了汽修店,雅根本没机会拿到手枪。林肯赶到汽修店时,正看到迈克尔等人被恐怖份子包围,阿布把刀抵在迈克尔的脖子上。林肯跳上一旁恐怖份子的皮卡车,打倒枪手夺下车上的重机枪。

  双方相持不下,林肯不敢随便开枪,阿布也不敢割断迈克尔的喉咙。维普见状,嘴里嘟囔着慢慢靠近阿布,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反手将刀捅进了阿布自己的胸口。林肯连开数枪,镇住其他恐怖份子,在更多人赶来之前,众人匆忙逃离了汽修店。

  几人躲进一家被遗弃的咖啡店,林肯和迈克尔兄弟两人才有机会拥抱在一起。可劫后余生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ISIL已占领电视台,他们向杀死领袖阿布的人宣战。不为领袖报仇,誓不罢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上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