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韩剧剧情 > 正文

秘行要员分集剧情

作者:无名氏 来源: 日期:2017-8-1 1:35:40 人气: 标签:


  韩剧秘行要员第11集剧情介绍

  车图夏提出恋人作战模式,金薛宇表情淡淡的。车图夏以为他不愿意,她失落地转身准备离开,金薛宇一把拉住她吻了上去,车图夏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有些不知所措。金薛宇告诉她自己同意恋人作战,既然要扮恋人,他们就大方一些明显一些。金薛宇深知特工们的心理,他促狭地笑称,就让跟踪他们的国情院特工看到他们秀恩爱,气死他。果然,形影不离跟踪他们的国情院特工在寒风中看到他们浓情蜜意的样子气的要吐血。

  毛承宰与张组长见面,毛承宰提出要张组长帮他拿到之前的两把钥匙,至于第三把钥匙他成竹在胸地表示自己一定能够拿到。张组长犹豫片刻提出,作为交易条件,他们必须把被关押的检察官李前辈放出来。毛承宰默认了同意了。

  毛承宰心情大好,宋美恩走过来提出建议,她建议让张组长和白议员正面pk一下,看看他们各自的实力,然后让毛承宰决定取舍。毛承宰深以为意地觉得此建议甚好。

  张组长找到金薛宇家里,命令他把钥匙交给自己,而且通知他第三把钥匙不需要他再找了,他的行动取消,没有命令他不得擅自行动,他只需要继续伪装掩饰身份就可以了。

  张组长离开后,金薛宇告诉车图夏、余云光找第三把钥匙行动取消。他告诉他们二人,自己找到了罗伯特尹藏在账本里的一些书页,书页上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不知何意,他隐约觉得尹前辈的死是被国情院内部背叛者出卖暗害。车图夏和余云光面面相觑。

  这时金薛宇通过快递邮件上传递的信息,秘密联系了俄罗斯的柏度夫少将,让他协助自己查询第三座从缅甸运到俄罗斯的木雕像现在在什么位置。柏度夫很快接到信息。车图夏焦急地问金薛宇下一步的打算,金薛宇决定调查尹前辈的死,至于从何处下手,金薛宇意味深长地看着车图夏。

  金薛宇约车明锡喝酒,车明锡觉得金薛宇能看上车图夏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对金薛宇非常热心。金薛宇很快从车明锡口中套出尹前辈过去每周一固定会去的地方是安南圣堂。

  金薛宇为了掩人耳目和余云光的剧组一起去了安南圣堂。原来余云光剧组这段时间的电影拍摄屡屡受阻,他们的拍摄场地总是被临时取消。于是他们假借要找新的场地拍摄来到安南圣堂,跟踪他们的特工没有生疑。而金薛宇带着车图夏顺利进入教堂找到了米凯尔神父。

  金薛宇从听说安南圣堂开始就联想到尹前辈遗留账本里的秘密可能跟圣经有关,于是很快从圣经里破解出秘密接头暗语。于是金薛宇见到米凯尔神父时对上暗语,并告诉他尹前辈遇害。米凯尔神父很快将尹前辈的事和盘托出,他告诉金薛宇每周一尹前辈都跟张组长在教堂里见面。金薛宇又问道十月三日那天尹前辈和谁在这里见面,米凯尔告诉他那天和张组长一起来的还有李检察官。

  张组长再次和毛承宰见面,毛承宰要求张组长将特工K交给自己。张组长很快在国情院会议上提出对白议员的质疑,他揭穿白议员勾结反叛特工的勾当。白议员辩驳,张组长出示了毛承宰提供给自己的几张白议员私下与徐启哲见面的照片。白议员百般狡辩。

  金薛宇很快收到柏度夫寄来的快递,得知第三座木雕像已经到了威尔登会长手中。很快威尔登会长见到毛承宰,他将木雕像送给毛承宰同时提出条件,要求他把金薛宇交给自己。

  车图夏和金薛宇陪着余云光一起拍广告,在拍摄间隙金薛宇将车图夏叫到一旁,他突然掏出一枚戒指送给车图夏。车图夏不解,金薛宇展示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他说这是情侣对戒,他们既然是恋人作战就把这些戏都做足。车图夏接过戒指看到金薛宇脸上难得露出的灿烂的笑容。

  张组长晚上和金薛宇约在桥上见面。金薛宇将两把钥匙交给张组长,张组长通知他毛承宰已经拿到第三把钥匙,所以木雕像行动结束了。这时桥两头突然围过来两队人,他们气势汹汹地拿着枪朝金薛宇围了过来。金薛宇冷眼看着张组长突然问他,他是不是和毛承宰一伙,而自己就是交易对象。张组长默认了金薛宇的猜测随即扣动了手枪扳机。金薛宇中枪朝身后桥梁栏杆下坠落,然后坠入冰冷彻骨的江水里溅起巨大的水花。金薛宇朝江底沉落,身上的血汩汩外冒。

  秘行要员第12集剧情介绍

  金薛宇坠入冰冷的江面,张组长和威尔登的手下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张组长和威尔登的手下同时给毛承宰和威尔登打电话报告这个消息。威尔登虽然觉得与预期计划有出入,但目的达到也就不再计较,他守信地把第三把钥匙交给毛承宰。

  金薛宇在坠落江底时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他突然睁开双眼奋力朝江面上游去。很快,他捂着伤口敲开了徐启哲的家门。徐启哲看到重伤的他虽然很吃惊,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为他处理伤口。他只是疑惑金薛宇为什么不去医院而来找自己。

  金薛宇表示自己完全信任他,而且在处理枪伤方面特工们比医院更专业和安全。徐启哲处理了伤口取出了子弹,他不解子弹虽然穿身而过但却精确地避开了骨头,开枪者似乎并不想取金薛宇性命。金薛宇苦笑着告诉他,开枪的是张组长,徐启哲愣住了。

  张组长回到家时刚刚出狱的李东贤检察官迎上来,他高兴地告诉他自己出来了。张组长表现的一点也不惊奇。李东贤故意问道知不知道出卖尹前辈的叛徒是谁。张组长面无表情地告诉他,第三把钥匙已经拿到,木雕作战结束后自然知道谁是叛徒。张组长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李东贤呆立原地若有所思。原来李东贤刚刚出狱就收到金薛宇留给他的密信,金薛宇告诉他,出卖尹前辈的叛徒张组长知道。

  车图夏一晚上不停地联系金薛宇,然而金薛宇又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就在车图夏赶到金薛宇家中心急如焚担心不已时,金薛宇突然回来了,他一头扑进车图夏怀里,车图夏震惊地发现他浑身滚烫还受了伤。

  车图夏心疼地将金薛宇安置在床榻上后,衣不解带地守在他床边,唯恐他有个三长两短。金薛宇从昏迷中醒来后看着关切地注视她的车图夏,他爱怜地将她瘦小的身子搂紧自己怀里。

  李东贤悄悄监视了张组长,发现他去松山集团见了毛承宰。张组长将金薛宇交给自己的两把钥匙交给毛承宰,毛承宰也拿出第三把钥匙。张组长将三把残缺不全的钥匙拼在一起,毛承宰惊诧地看到三把钥匙完美地合在了一起,接着他又目瞪口呆地看着张组长破译钥匙上的密码坐标,然后根据坐标定位到秘密资金就在水金山附近松山物流仓库。毛承宰将信将疑。

  此时李东贤伪装成洗车工悄悄地将跟踪器安放到了毛承宰的车上。很快毛承宰和张组长一行人离开松山集团往水金山,很快他们找到了一扇大门,张组长平静地用拼接出的钥匙开启了大门。

  毛承宰终于看到房里的一切,房间里琳琅满目的古玩字画和堆积如山的巨额钞票让毛承宰瞠目结舌。张组长却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走到一个书架前,书架上都是松山贿赂官员们的录像,可唯独少了关于白议员的录像带。

  李东贤突然带着几个检察官出现,他向他们出示了查抄令,同时要将张组长和毛承宰带回检察院展开调查。毛承宰愤怒地撕毁了查抄令,可还是被戴上手铐抓走。李东贤愤怒地看着张组长,他忍无可忍地朝他挥了一拳。

  然而在审讯过程中,张组长和毛承宰都缄口不言,很快宋美恩带着律师赶到,律师出示了一份文书,他公事公办地告诉李东贤,这是松山集团和国情院的协议,是一份特别的企划案,目的就是国情院和松山联手找到并摧毁隐藏在国情院里的白沙集团。李东贤有些难以置信。

  很快毛承宰带着松山集团的高层们召开记者招待会,他在会上谦恭地向民众道歉,并愿意把秘密资金捐献出来。为此毛承宰和张组长都被释放。

  张组长向国情院院长解释因为白议员录像带丢失,他们实施的是行动方案里的B计划,国情院长当即委任张组长为特别监察官,张组长带人彻查了国情院白沙集团白议员的心腹。

  余云光看到金薛宇重伤的样子心里很担心,表面上却装出风轻云淡的样子,但他却还是很贴心地放了车图夏的假,让她好好照顾金薛宇。 车图夏在照顾金薛宇独处的几日中,两人难得地享受了二人世界的甜蜜,金薛宇虚弱无力不再冷冷冰冰,而且能每时每刻陪在车图夏身边,这让她感到无比幸福。而余云光再见到金薛宇时,他突然非常有情义地提出让他远离那种朝不保夕危险丛丛的生活做自己的家人和兄弟。一向不喜形于色的金薛宇内心非常感动,表面却仍然淡淡地。

  金薛宇在养伤的日子里再次把尹前辈留下的账本密信拿出来研究,然后又仔细回想起自己和米凯尔神父的谈话,米凯尔神父曾说过找到的不是全部,这话似乎另有所指。这时他收到一封匿名短信,称寻找到录像带,叛徒知道他的短处。金薛宇若有所思。

  化过妆的金薛宇由李东贤带领进入到松山物流仓库的密室。他仔细查看了现场,然后在一堆价值连城的字画里翻找起来。李东贤不解唯恐他破坏了字画。这时金薛宇想到了圣经里的一句话,他找到一副神斗恶龙的油画,他面露惊喜然后毫不犹豫地划开油画。很快字画后暗藏的松山集团的平面图出现,而一处特别表示直接指向vip休息室。李东贤瞠目结舌。金薛宇成竹在胸地从李东贤那里拿过三把钥匙放在字画相关的位置上,顿时他一切了然。

  毛承宰听说了金薛宇竟然还活着他有些恼羞成怒,待他回到集团休息室时,却发现早就有人坐在他的位置上。此人听到毛承宰进门声后缓缓转过了身,毛承宰无比惊诧地认出此人就是金薛宇。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下一篇:没有资料